“蓉城之秋·2017年天府文化艺术节”昨闭幕-云屏川蜀

刚刚闭幕的中共成都市委十三届二次全会明确,要通过全面塑造发展环境提升城市软实力,积极建设世界文化名城、旅游名城、赛事名城,高标准打造国际美食之都、音乐之都、会展之都,通过塑造“三城三都”城市品牌,提升城市文化沟通能力和全球传播能力。刚刚闭幕的“蓉城之秋·2017年天府文化艺术节”便是坚定文化自信,发展天府文化的一次有力探索。

历时3个月,超10万人参与,120余场演出。近日,“蓉城之秋·2017年天府文化艺术节”收官之作“舒虹二胡音乐会”在东郊记忆音乐公园上演。这也意味着这场由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指导,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主办的活动画上了句号。本次活动涵盖了精品剧目展演、“国乐飘香”大师音乐会、原创优秀剧目展演、“喜迎党的十九大”群众精品节目汇演、新青年优秀剧(节)目进社区以及戏剧讲座、剧本朗读等六大板块,共计124场各类演出活动。国内外优秀演出团体、本地高校、社团和市民群众以戏剧、音乐、舞蹈等多种形式参与到此次艺术饕餮盛宴中。

属于成都人的艺术节

来自家门口的“艺术大餐

回顾艺术节3个月来已上演的剧目,既有国内外引进的精品剧目,如获得良好口碑的《爱的开端》,德国艺术家马蒂亚斯·克莱克带来的大提琴表演《M的三次方》,法国默剧大师菲利普·比佐最新作品《最后的船》,延边歌舞团大型朝鲜舞剧《阿里郎花》等,也有获得2017年国家艺术基金儿童音乐剧项目的《海上的诺苏火布》,话剧《保尔·冬妮娅》等原创优秀剧目。曾经轰动一时的《保尔冬妮娅》,自2013年首演以来已演出近百场。在本次活动上,《保尔冬妮娅》又重回蓉城舞台,让蓉城观众再一次感悟以全新视角重新演绎当代青年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坚持和抉择。此外,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原创剧目《致命的谋杀》、儿童杂技剧《熊猫寻宝》以及原创儿童剧《海上的诺苏火布》等本土剧目也精彩上演。其中儿童亲子演出“叫好又叫座”,儿童杂技剧《熊猫寻宝》门票提前一周被抢购一空。

与名家面对面

零距离感受古典音乐盛宴

接地气的剧场演出让人大开眼界的同时,阳春白雪式的古典音乐盛宴也令人耳目一新。由中国广播乐团琵琶首席陈音教授带来的陈音琵琶音乐会让蓉城观众与名家现场面对面。在金沙剧场上演的“隐·市”跨界音乐会,通过古琴、手碟、尺八、笛箫等乐器现场表演,融合传统与现代等多种元素,是一场即兴、原创的混搭跨界音乐会。四川音乐学院焦力教授也在东郊记忆聚空间进行讲座和现场演奏。俞秦琴、赵晓霞、李孟洁古琴音乐会在娇子音乐厅激情上演。四川音乐学院副教授、二胡演奏家舒虹在聚空间进行讲座和现场演奏。

此外,以青年优秀剧目展演和青年歌手独唱音乐会为主的青年优秀剧(节)目进社区活动也同期在成华、高新、武侯、青羊、锦江、金牛6个主城区举行。朱智、李浩仟、唐填等本地优秀青年歌手也带来了美声、民族、通俗、民谣等不同形式的专场独唱演出。

主办方还给四川电影电视学院、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等青年优秀剧目提供演出场地,在东郊记忆音乐公园聚空间、青羊区图书馆等地表演,让市民见识青春的风采。地方上,专业院团表演与群众文化活动集合,60余场表演同期在成华、高新、武侯、青羊、锦江、金牛6个区举行。这一系列活动能让全成都市民能从身边各个地点,体验到不同形式的艺术魅力。民乐专场演出、交响乐团音乐会、“走基层”文化惠民系列活动、非遗展演、川剧展演等种类繁多、形式多样文化活动在成都全城开花。

擦亮成都创作品牌

用惠民演出激活演艺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艺术节的票价均以低于市场两到三成的惠民价提供给观众。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唐静坦言,整个艺术节下来,观众和演艺方取得了很好“平衡”。艺术节的集中表演的形式能够让分散的观众聚合起来,提高了上座率,而演出方有规划的系统表演,也更有利于人力的调配和资源的整合,节约了成本。并且,参演的本土原创的优秀剧目《致命的谋杀》《熊猫寻宝》《保尔·冬妮娅》等,还代表成都参加北京、深圳甚至国外的戏剧展演,在惠民演出中擦亮了自己的品牌,“120余场惠民表演下来,不少剧目市场反响热烈,反哺了成都演出方的创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加快构建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体制机制。此次艺术节便是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有力实践。唐静告诉笔者:“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改制前,是成都艺术剧院。以前,我们的作品只注重艺术的高度与深度,忽略了观众和市场这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以至于许多花大成本投入的作品在演了两场后就再无下文。改制成为公司后,我们总结了经验教训,用最贴近民心的作品拉近观众和市场的距离。观众的每一次鼓掌、每一个微笑,都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而现阶段的我们非常需要这样的肯定与鼓励。用优秀的策划去赢得项目,做出文化产业的文化属性;通过构建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增强了向社会提供文化产品供给和服务的能力。社会效益产生了,经济效益自然也就产生了。”他直言,转制企业只有创造出最大化的社会效益后才可能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这是探索实践的重要收获。唐静透露,他们将把“蓉城之秋·天府文化艺术节”继续做下去,让艺术节用更多群众喜爱的作品赢得口碑,形成品牌。